文章搜索
设主页 加收藏
市纪委监察局信访举报热线:12388 0746-8358717
新闻投稿邮箱:yzlzwtg@163.com  “清廉永州”投稿邮箱:qinglianyz@163.com
 

廉文月读第183期

发布时间:2017-09-04 16:25:50 来源:永州廉政网 编辑:yzlianzheng 更多廉文月读

廉文月读

[2017]第6期(总第183期)

 中共永州市纪委宣传部          2017年6月19日

知足则乐 务贪必忧

  北宋诗人林逋在《省心录》中言:“知足则乐,务贪必忧。”佛家讲,人生不快乐有贪、嗔、痴三大根源,其中贪字为首;道家讲,“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法家韩非子也言,“有欲甚,则邪心胜”。这些观点都将不良的、失控的欲望当做人生的大敌。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谁的欲望演变成贪婪,谁就会成为贪欲的“俘虏”。
“欲不正,以治身则夭,以治国则亡。”党的十八大以来,仅中央纪委立案审查中管干部就达到200多人。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中,曾经位高权重的白恩培、周本顺等纷纷现身说法,有的甚至痛哭流涕、悲不自胜。其实,仔细梳理他们的忏悔,就能发现一个清晰的轨迹:随着职位的升迁,这些人的党性修养和人品修为却在逐步丧失,最终失去敬畏、放松警惕、贪权纵欲,最终走向违法乱纪的不归路。
  马克思说过,“不可收买是最崇高的政治道德”。良好的政治道德是党员干部为官从政的基本操守。组织培养一个干部很不容易,把干部放到重要岗位,就是希望其能正确运用权力造福于民。我们常说,“人在做,天在看。”这个“天”就是人民群众。刚正无私,才能为群众所敬仰;贪权纵欲,必然为群众所唾弃。事实证明,一旦党员干部违了纪、犯了法,即便能隐藏一时,也是惶惶不可终日,时刻遭受着道德的审判和良心的自谴。这样的生活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面对荣誉和欲望,能够保持清醒、时刻自省,才是真正的大智慧。1955年我军实行军衔制,粟裕同志战功赫赫,符合“领导战役军团作战、立有卓越功勋”的元帅军衔标准。然而,他却三次推辞不受,最终被授予大将军衔。面对同事和部属的不解,粟裕同志平静地说:“评我大将,就是够高的了,要什么元帅呢?我只嫌高,不嫌低。”揆诸现实,一些党员干部作风不实却乐于争功邀宠,不踏实服务群众却索求无度。高低上下,一比即知。
  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指出: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讲修养、讲道德、讲诚信、讲廉耻”。对于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来说,在谋事创业做人过程中,必须时刻绷紧廉洁自律这根弦,握紧党性修养和个人修为这个“权力缰绳”,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才不至于在纷繁复杂的“围猎”中晕头转向、迷失自我,成为贪欲的“俘虏”。(张新峰) 

慎勿以富贵为念

  中国历史典籍和文献中,保存着大量的家书,《付男轸家书》是其中一封不太为人所知的,但它当年曾得到过洪武帝朱元璋的褒奖,一时名闻朝野。
  还得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说起,浙江省德清县的王轸中了举人后,受诏任平凉府崇信县知县。十月初,王轸与父亲王升在南浔道别后,经镇江、高邮、宁陵、郑州至崇信赴任,途中以四封书信报平安。洪武四年三月,王升感念其儿年少,恐做出误国误民的事,于是修书一封,托正在浙右巡检的御史台管勾宇文桂转交王轸。
  谁知恰在此时,宇文桂因涉嫌犯法被讯问审查,其所藏百余封书信俱被没收。
  朱元璋非常重视宇文桂的案件,亲自审阅了这些书信。他发现这些书信多为阿谀奉承之语,“或是或非,皆欲祸人”,中间亦有私自请托买官的。盛怒之时,忽然发现了这封与众不同的家书,顿觉得一阵清风拂面,阅后大为赞叹:“子之贤否虽未可知,然薄俗中有善于为人父者如此,谁能出其右哉?”由是“令中书遣人赍朕诏谕往诣其家,赐白金百两,附子五枚,川椒五斤,绢十疋,以旌其贤。”
  能得到朱元璋如此之肯定,不仅赐钱帛免役免差,还御笔钦书“旌善”匾额悬其王家之门第,那么这封家书中到底写了些什么?
  家书可分四层意思,第一层是父亲王升对王轸挂念:“岁终可至任所,不知果然乎?”第二层是王升述说了自己的近况及盼子女在身边侍奉的愿望:“若宛转仕途,则相见无日矣。”
  第三层是核心。在这一层里,王升对王轸的谆谆告诫,着重强调三点。一是做官要廉洁奉公:“凡事须清心洁己,以廉自守。食贫处俭,儒者之常,慎勿以富贵为念。”二是要修身报国:“治民以仁慈为心,报国以忠勤为本。处己当以谦敬,学业更须勉力。暇日即以性理之书及群经玩索,自然所思无邪。”三是要知法守法:“须熟读新律,自然守法不惑。”
  好的教育必然催生好的成效。王轸后来确实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任职期间,清正廉洁、政绩突出,后提升为刑部员外郎。
  第四层写的是一件小事,但也颇有意味,王升嘱咐王轸购买些土特产:以后如果俸禄有余,便买二枚附子、一二斤川椒寄回来,但不要忘了纳税。至于其他东西,家中一概不缺,无需费心惦记。唯恐王轸年轻,外出任职时经不住诱惑,即使是让王轸捎带点地方特产回来也特别交待“起税而来”,用心良苦也。
  一封家书,六百余字,但每一个字都流淌着一位父亲对任职在外儿子的牵挂、思念与教诲,也让我们感受到这位父亲那份源自内心深处的家国情怀。(盛荣良)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