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清风文苑 > 正文

【微小说】夜“谏”

发布时间:2019-09-16 11:03:40来源:永州廉政网编辑:yzlianzheng阅读更多

  同窗星辰主动辞去公职,雨岩惊讶万分,百思不得其解。前一阵子还听说要进县委常委了,怎么说辞就辞了?雨岩特别郁闷,本来想着星辰进班子后能提携一下自己,没想到他却先撂挑子走人了。

  好歹也是同窗三载,找了个周末,雨岩前去探望星辰,以表慰问。“你犯了什么错?非得走人?”见面后,雨岩迫不及待地问。“干嘛非要犯错才能辞职?”星辰微微一笑,然后告诉雨岩,自己已回乡承包了一片荒山,现忙于请人开荒种橘。“放着好好的领导不当,要回乡当农民,你疯了?”雨岩不可思议地看着星辰。

  开荒、种地、浇水、施肥……星辰说干就干,忙得不亦乐乎。对此,雨岩却嗤之以鼻。“从‘高官’瞬间变回农民,一夜回到解放前。”雨岩逢人就说星辰吃错了药。

  不曾想,几年后,星辰的橘树已成林,郁郁葱葱,秋天一到,硕果累累,煞是惹人喜爱。又到橘子成熟之季,星辰打来电话,邀雨岩前往赏橘。雨岩接到电话后欣然前往。

  入夜,两位昔日的同窗好友摘橘寄明月,煮茶迎秋风,其乐融融。雨岩说,“有良田美池甜橘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你这风水宝地堪比‘桃花源’。”星辰笑道,“我这小老百姓的风水宝地今后是‘桃花源’还是‘红砖厂’,镇长难道心中没谱?”

  “我种橘树,你以后就叫我‘橘声’吧。” 星辰说。 橘子本无声,何来橘声?雨岩哑然。“镇长大人关心的是政绩,眼里盯着的是钱,耳边全是铜臭声,自然也就听不到橘声喽。”星辰又说。“老同学又笑话我。”雨岩脸红了。“橘声听不到也无妨,但愿镇长能听得见群众的心声。”星辰接着说。“我……我……”雨岩无言以对。“大音希声,真水无声。金山银山虽好,但人民群众对绿水青山的呼声你听到了吗?”星辰在雨岩的肩上重重地拍了几下。

  闲聊中,不知不觉茶已喝尽。与星辰躺于林间,感受着秋风的清凉,卧听“橘声”的呢喃,雨岩思绪万千。再望望身边的星辰,他早已入梦。

  等星辰醒来,雨岩已离去。地上,除了留下的一堆橘皮外,还有一张撕毁的关于引进“盛达砖厂”的意向书。(新田县纪委监委 何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