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文月读 > 正文

廉文月读第210期

发布时间:2019-09-19 15:36:53来源:永州廉政网编辑:yzlianzheng阅读更多

  廉文月读

  [2019]第9期(总第210期)

  中共永州市纪委宣传部 2019年9月19日

  家风不染尘 清廉惠久远

  家风是一面镜子,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不矜细行,终累大德”的道理同样适用于家风建设。党员领导干部要从我做起、从修身齐家做起,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从小事小节上、一点一滴中培育和建设良好家风。

  南宋诗人张道洽有诗云:“清白家风不染尘,冰霜气骨玉精神。”诗人借用梅花的高洁风姿,颂扬清白传世的好家风。今日读来,依然韵味无穷。

  中华民族历来推崇、追求良好家风,注重在言传身教和耳濡目染中塑造一家、一族正直清廉、诚实守信的品性。南朝梁大臣徐勉在《为书诫子崧》中写道:“古人所谓以清白遗子孙,不亦厚乎?”对待子女,他坚持公事公办,不徇私情,不谋私利。他曾对人说:“人遗子孙以财,我遗子孙以清白。”唐朝名相房玄龄的父亲房彦谦对这种做法十分推崇,并以此教导房玄龄:“人皆因禄富,我独以官贫,所遗子孙,在于清白耳。”

  古人眼中的家世清白,往往与家教严、家风正紧密关联。父母教得好、管得严,子女通常就能自觉抵御物质尘垢、名利雾霾和欲望沙尘的侵袭,不受贪婪、势利、奢靡等不良风气的污染。北宋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不仅自己一生清正廉洁,治家也十分严格。《言行录》中记载,“范公常以俭廉率家人,要求家人畏名教,励廉耻,知荣辱,积养成名”。《宋史》中也记载,“以母在时方贫,其后虽贵,非宾客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晚清名臣曾国藩十分重视家人、后辈的廉俭修养,写下家训:“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无论大家小家、士农工商,勤苦俭约,未有不兴,骄奢倦怠,未有不败。”如此清廉家风,既惠及子孙,更泽被后世,值得我们学习、传承。

  古往今来,好家风都是无价宝。“时代楷模”张富清,曾在解放战争的枪林弹雨中冲锋在前、浴血疆场,转业后为贫困山区奉献一生。60多年来,他深藏功名,埋头工作,连儿女对他的赫赫战功都不知情。“多为公少为私,看重工作看淡名利,好家风是父亲给我们子女最好的馈赠。”张富清的儿子张健全这样说。这样的馈赠,张富清是通过一件件小事传给子女的:做白内障手术,他退掉能全额报销的7000元晶体而选择3000元的,以此教育子女什么是不浪费;把自己公费的降压药定为“专药专用”,决不允许同样患有高血压的家人碰一丁点这些“福利”,以此教育家人什么是不谋私……

  “居官当如居家,必有顾藉;居家当如居官,必有纲纪。”此言出自南宋袁采的《袁氏世范·处己》,意思是说为官应当像当家一样,对百姓要像对待子女一样多加照顾爱惜;当家也应当像为官一样,必须要有纲法规矩。其实,古人在这方面的心得有很多,如“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又如“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再如“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等等。对于今天的党员干部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来说,领悟其中的深意,就会明白自己的家风不是个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事关党风政风和民风社风的大事。

  家风不正遗祸患,家风清廉惠久远。现实中,有的党员领导干部重视家风建设,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好家风有口皆碑,影响带动了许多干部群众;而有的党员领导干部则疏于家教,“枕边风”成为贪腐的导火索,子女打着自己的旗号非法牟利,在党内和社会上造成种种不良影响。家风是一面镜子,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不矜细行,终累大德”的道理同样适用于家风建设。党员领导干部要从我做起、从修身齐家做起,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从小事小节上、一点一滴中培育和建设良好家风。(王李彬)

  正身直行 众邪自息

  《淮南子·缪称训》有言:“正身直行,众邪自息。”这同中医的“扶正祛邪”原则有异曲同工之妙。正盛邪自祛,唯有正心修身、去邪止欲,廉洁自守、洁身自好,方能增强对歪风邪气腐蚀侵害的抵抗力。做人做事须当如此,为官从政亦复如是。

  “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从政者应当将正身直行作为安身立命、修身立业的守则,在诱惑考验面前稳住心神、保持定力。史载,唐代元德秀任地方县令期间,立志以圣贤之风勤勉于政,坚持洁身自好、持身以廉,从不收受贿赂,过着“禄薄俭常足,官卑廉自高”的生活。他在鲁山做县令三年期满离任时,只有一匹薄布,别无分文,百姓与之挥泪而别。唐人卢载在《元德秀诔》中赞曰:“谁为府君,犬必舀肉。谁为府僚,马必食粟。谁死元公,馁死空腹。”北宋司马光评价道:“德秀性介洁质朴,士大夫皆服其高。”元德秀戒贪止欲、正身直行、造福百姓,堪称清官典范。

  “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秉持操守、正身直行离不开内心强大的内驱力和自控力。内心积极向善、无私无畏、坚定不移,便可排除干扰、拨云见日、抵御“众邪”。北宋名臣包拯性情刚正忠厚,识清气劲,有凛然不可夺之节。《宋史·包拯传》记载:“拯立朝刚毅,贵戚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包拯无欲则刚、执法严明、不徇私情,凡以私人关系请托者,一概拒绝,因此能够达到众邪自息的境界。反之,如果从政者内心耽于名利、见利忘义、摇摆不定,难免邪欲丛生,最终走上歧途。唐代宰相元载“性颇奸回,迹非正直”,他发迹后,大肆敛财,日益骄纵,穷奢极欲,终被治罪抄家,下场极其可悲。

  正身直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基因,生于忧患的中国共产党人继承了这一基因。新中国成立后,董必武对请求其帮助解决子女工作、升学以及生产队购买拖拉机、钢材等问题的家乡亲友,一律加以拒绝,并谆谆教导他们:“我受党的委托,人民的信任,参加国家领导,是各项政策制定的参加者,也是维护者,决不能利用职权给自己的亲属批物资”“革命不是做官”。董必武坚持以身作则,遵守纪律,不徇私情,坚决同违法乱纪行为作斗争,备受人民崇敬爱戴。焦裕禄、孔繁森、杨善洲、谷文昌、廖俊波……正身直行的好干部,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年代都不乏其人,为后来者树起了榜样。

  党员领导干部并非在真空中生活,常会受到邪风浊流的侵扰、名利诱惑的考验,如果理想信念发生动摇滑坡,把控不住言行操守,便会在侵扰和考验中迷失方向,甚至坠入深渊。一些落马官员能力不可谓不强,学识不可谓不高,抱负不可谓不大,却一步步走到党和人民的对立面,从“好同志”堕落为“阶下囚”。究其缘由,正是因为扔掉了“正身直行”这一优良品质,做出私德不修、漠视法纪、放弃原则、突破底线之事,到头来追悔莫及。

  古语云:“行方者,立直而不挠,素白而不污,穷不易操,达不肆志也。”党员领导干部要做到正身直行,时刻牢记并践行党的宗旨使命,加强道德修养、党性修养,把好人生之舵、培固思想之元、守好为政之本,使凛然正气充塞于心,才能在新时代新征程中行稳致远。(沐国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