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清风文苑 > 正文

【微小说】赶场

发布时间:2019-12-30 11:46:51来源:永州廉政网编辑:许滔滔阅读更多

  “还是陆大才子讲究,我们兄弟才有机会见面咧……”还没进门,赵强的吆喝声就传来了。     

     “对,沈昕归位,我们‘五剑客’就到齐啦。”于海随声附和。

     “呵呵,沈县长现在是大忙人,我们慢慢等就是了。”张小山慢悠悠地说道。

     “沈昕当县长了?什么时候的事?”陆路问道。

     “去年提的,自从他当上县长后,我是请不动他了,这次能答应你的邀请,算是给足了面子。”陆路心里“咯噔”了一下,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

      当年,陆路、张小山、于海、沈昕、赵强5人可都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5人既是室友,又都是学校“荷池文学社”的文友。5个年轻人有事没事总聚在一起,形影不离,大家一起谈人生、谈读书、谈诗歌、谈爱情,好不快活。他们的诗歌、散文屡屡在校园杂志上发表,引得同学们羡慕,被大家称为“荷池文坛五剑客”。5人约定,将来不管怎样,都要坚守自己的文学梦。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大学毕业后,5人各奔东西,有的当起了公司高管,有的成了大老板,还有的则混迹于官场,都与文学渐行渐远。只有陆路,为了当初的梦想放弃了考公务员的机会,跑到了外省私立学校教书。业余时间,他勤奋阅读、不断写作,发表了不少的作品。这些年坚持下来,光稿费也有笔可观的收入。对此,陆路感到特别满意。这次,他还辞掉了私立学校教书的工作,准备回乡专门搞创作,一心一意爬格子。这不,仗着厨艺不错,他便炒了一大桌子菜,想请来当年大学里的文友一聚,一起斗酒赋诗,再续情谊。可是,饭菜都快凉了,沈昕还是不见踪影。

    “再不来,我可不得等他了,我还有个饭局。”赵强一脸猴急。

     “钱挣得完吗?咱们兄弟多少年没聚了,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张小山满脸不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那些个财神爷我可得罪不起。”赵强一脸无奈。

    “得了,知道你现在是暴发户,别卖弄了。今天不聊车子、票子和位子,大家不分彼此,只论同学情谊。”于海提议。

    “人家当官了,莫非是嫌这家宴太寒酸了?”“说什么呢,在家里请客才是最高礼仪,如今还有谁愿意在家里弄呢。”……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胡侃之际,沈昕推门进来了。“对不起哈,大家久等了,我连接赶了两个场子,实在走不脱。”沈昕端起酒杯对桌子上的人说道,不知是没来得及还是没注意,他看也没看今天请客的主家陆路一眼。

   “赶场子?”这三个字眼在陆路的脑子里打了个转儿,出于主人和旧情,陆路端起酒杯对沈昕说:“沈兄,欢迎你来寒舍做客。”

    沈昕二话没说,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一把抓住陆路,扭过头来悄悄地问:“啥子事?”满嘴的酒气熏得陆路直皱眉头,显然,来这之前,沈昕已经喝了不少。“啥子事?”陆路没明白沈昕的意思,一愣一愣的。“哈哈哈……”沈昕一阵大笑,“哎呀,陆大诗人,别整虚的了,有什么事直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办,何必搞这些……”沈昕用筷子指了指满桌的菜肴。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陆路一脸尴尬,本想喊句沈县长,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得了,我再敬大家一杯,还得赶下一个场子呢。”沈昕喝完,一溜烟跑了。

    “等等我,沈县长,我和你一块走,我也还有个饭局。”赵强追了上去。

    “聚是聚不成了,我们也散了吧。”张小山双手一摊,说道。

    “是呀,都是大忙人。哥们,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就不会有无缘无故的饭局。”于海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陆路的肩膀,也走了。望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陆路彻底无语了。在他的字典里,志同道合的好友相聚,煮酒论诗,是件多么美妙的事,这不正是人生的最大快乐吗?

    今天,昔日的好友们怎么都把聚会当成“赴局”,把吃饭当成“赶场”了呢?

                                                        (新田县纪委监委  何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