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清风文苑 > 正文

贫困村里的好廉官

发布时间:2020-02-06 15:13:48来源:永州廉政网编辑:唐雅楠阅读更多

  “我们村秘书,他不但是个’书法家’、致富’多面手’、廉洁’宣传员’,他给村里村民办了不少好事,每年给周围村里老百姓义务写送对联数百副,20多年了不容易, 来宣传宣传我们村里的好廉官吧。”年前,笔者接到一个陌生人电话,他说他是夫江仔村民叫杨贵兆。

  经调查核实,杨贵兆说的那名党员,就是一脚踏三县区的边远山旮旯乡大庆坪乡夫江仔村秘书杨吉兆。

  2月4日,笔者翻山越岭、七弯八拐驱车100余公里,花了两个小时来到毗邻广西百万大山的永州市零陵区大庆坪乡夫江仔村采访。杨吉兆正戴着口罩在村头一墙上一笔一画写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疫情标语。

  2月1日,大庆坪乡纪委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疫情督查宣传时,他主动义务加入写宣传标语行列,已整整连续写了3天了。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确保人民身体健康。”“科学预防勤洗手, 病毒见你躲着走”。类似这样标语似乎村头巷尾到处都可见到。

  “这些大字小字标语全部是党员杨吉兆自作、自写而成的。”蒋满秀老人手持拐杖对记者说。

  杨吉兆酷爱书法有20余年了,去年还被批准加入了零陵区书法家协会会员,20年来他每年坚持免费为群众写送春联,红白喜事一喊就到,累计义务作、写、送对联1万余幅,但这个只是爱好而已。更让大伙点赞的是他一心一意带领群众如何脱贫致富。

  1963年出生、87年当村秘书、93年入党的杨吉兆,祖祖辈辈生活在海拨1200米、又是典型喀斯特地貌的夫江仔村,这个村是永州市重点干旱村之一,2015年,该村被列为湖南省精准扶贫村。

  “干旱村首当其冲要解决水的问题。”杨吉兆和区扶贫工作队长唐国柳等6名工作队员一道,无数次翻山越岭步行40多里来到大坝岭寻找、勘探天然水源源头,无数次去市、区相关部门水利找领导和专家来现场勘察、设计、规划、论证、筹资。

  杨吉兆为了尽快让村民解决“靠天吃饭”和用上自来水,他每天6时起床,跑上找领导、要技术、寻物资、筹资金,跑下进农户、做工作、上劳力,他在修水渠、埋水管、建水塔期间,晚上将铺盖搬到村建设工地义务守物资器材,坚守3个多月不要报酬,为村节省开支9000余元,为解决资金问题他和村支书商量,将自己多年余下的4.5万元钱先垫付岀来买水管、水泥、河沙,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奋战,在水利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架埋大口径PPC管3.9公里,修三面光水渠2.85公里,建大型水塔4座,架埋自来水管道3800多米,2018年7月硬是将近7公里的大坝岭天然水源通过埋管方式引到了该村各个村民小组,同年底家家户户用上自来水,终于该村结束了”靠天吃饭”的历史。与此同时,他和村支两委、区扶贫工作队一道,多方筹资360万元,修通了全村村组公路7.5公里,实现村村组组通水泥路,另外,多方联动修通了水口山镇岩门前村、大庆坪乡毛评里村乡村公路6.5公里,为湖广两省,一步达三县区交通不畅及经济发展夯实了基础。

  “为了村里村村组组修通水泥路、家家户户用上自来水,杨秘书不但吃了苦,还私人招待师傳们的伙食费在8000元以上,他确实以身作则,廉洁奉公。”村支书熊新柏说。

  “贫困村必须带领群众脱贫致富。”杨吉兆是这说的也是这么干的。2014年他在山岰里建了一个千多平米的养猪场,由于开始不懂技术,当年他养的50多头母猪因发生急性丹毒死亡损失30多万元,之后他自岀费用4200多元,带领两名养殖贫困户到省科所学习“充电”,回来在大山深处办起首个土鸡养殖养,当年底两户贫困户岀笼土鸡1200多只,收入12万多元。2015年他又帮助3户贫困户租赁、开垦44亩荒田、荒土,种植水稻、玉米、红薯、罗汉果,不但解决了养鸡养猪的饲料问题,猪、鸡、罗汉果增收入30万元。2016年以来他手把手的帮助本村杨成承等5户贫困户通过养殖养猪、养土鸡脱贫。在他的带动帮助下,2019年底,夫江仔村涌现养牛、养羊、养猪、养鸡大户41户,种植大户8户,外出经商大户29户,农民收入已达2万元,与4年前比增长4倍。

  “过去我们夫江仔,有人潮笑是枯江仔,现在我们村水泥公路修到了家门口,路灯架到家门口,自来水通到了家家户户,如今可以自豪地说夫江仔已变成福江仔了,这一切廉洁村官杨吉兆立下了汗马功劳。”村民杨孝生深有体会说。

  即将结束采访时,杨吉兆手机响起,大庆坪乡党委办公室打来一个电话,他又被乡党委评为2019年度全乡“优秀共产党员。”

  望着杨吉兆堆满笑容的脸颊上,也透露岀他的忧愁。自从老杨当上村干部以来,人痩了,面黑了,吃了多少苦、帮助了多少村里群众,村民心里最清楚。如今,压力最大的是,全村95%以上的农户都建了新房或在城里购了新房,可他们家还住在40年前建的泥瓦房里,他小孩一直在埋怨他。

  “如果不当村干部也许早在城里买新房了,蠢直蠢直。”

  “当村干部是吃亏的, 你不当我不当谁来当,谁叫我是共产党员呢。”妻子杨祝英带着埋怨的心态与杨吉兆舌剑唇枪起来。(廖彬森 陈斌 杨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