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清风文苑 > 正文

【微小说】眼中钉

发布时间:2020-08-24 16:40:12来源:永州廉政网编辑:吕艳芳阅读更多

  李铁是局里出了名的“铁公鸡”。

  同事们常在私底下嘟囔:“这‘铁公鸡’一毛不拔,偏偏被老局长提成了财务室主任。这回大伙可有的烦了。”

  同事们的话不假,自打李铁开始主管财务,再没人笑着从财务室出来,从财务室里出来的人,一个个脸黑的能滴下墨汁儿。——外出打车费,不给报销;公款消费超额的,不给批款;添置办公用品统一预定;全部驳回……不仅如此,局里空调夏天不准低于26度, 冬天不能高于20度……但凡与钱沾边的事,他都要管一管。时间一久,全局上下怨声载道。

  不少人在背后抱怨:“不就是个主任么?把自己当局长看了?”“斤斤计较什么?浪费的又不是你们家的钱!”

  这还只是下属们随口发牢骚,更有另一些“贵戚”,依仗着自己有一些“背景”,常在发票被驳回时,在李铁面前,卖弄些“狗拿耗子”的典故。而李铁只是默默工作,并不理会。“贵戚”们更长了气焰,四处吹侃。

  也曾有相熟的前辈告诫李铁:“‘人至察则无徒’,在机关里工作,不能太认真,容易得罪人。只要不出错就能安稳的过一辈子。”李铁一声不吭,只是在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挂上了“忠诚、干净、廉洁、担当”的字幅。

  这天,办公室人员王芳拿着发票笑盈盈地来了。徇例审查后,李铁皱起了眉头:“这是——?”他拿起那几张莫名其妙的发票。王芳笑着瞄了眼门外,低声说:“是罗局的,给报销了就行。”听了这话,李铁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他沉声问道:“不好意思,没有明确用处的发票不能报销,请回吧。”王芳讪讪地笑了一下,从包里摸出一条好烟,暗暗递了过去。李铁埋头办公,并不接烟,直说:“请回吧。”两番被拒,王芳涨红了脸,想在这局里,谁不知她王芳是副局长的表妹,谁又敢这样对她?

  羞愤之下,王芳拿过烟和发票,摔门而去。一路上,她都愤愤不平:“一个主任你拽什么!等那老局长倒了,看你还不卷铺盖走人!”

  谁承想,这没过多久,王芳的话还真应验了。这不,周一清早,刚到局里的李铁就听人说,老局长旧病复发,现在正躺在人民医院呢。但李铁并未在同事的戏谑或期待的眼神里表现出一丝殷勤。他依旧认真工作、默不作声。只是在之后几天,常显出几分困倦。

  几次经过茶水间,声音从半开的门里传出来,一字不落地进了李铁的耳朵——“嘿,老上司生病,问都不问一句,真够绝的!”“过河拆桥嘛。”“可不是。”……

  李铁径直从门外走过,就像什么都没听到。这天傍晚,安顿好家事的李铁照常来到人民医院。把局长的老妻“赶”回家休息后,李铁拿出了老局长最爱的象棋。

  外面已是华灯初上,而室内厮杀正酣。老局长看着棋局,似不经意地问道:“‘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你怎么看?”李铁攥着棋子沉默片刻,认真道:“水不是为了鱼才成为水,水本清澈,又怎么能为了能有鱼而放弃洁净呢?我若是水,一定弃鱼保洁。”语毕,前进一子,胜败已分。老局长哈哈大笑,直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不知是说棋,还是说人……

  老局长住院的时候,由罗副局长代理局内事务。局里人都说,这罗副局长怕是快转正了,一个个早早地改了口。只有李铁,仍不说不动,一切如常。

  半月后,老局长出院了,回到局里便开始准备退休手续。局里众人都在心里暗盼着,只等老局长下台,就能拔了李铁这颗“眼中钉”。

  将至冬季,老局长在下属的欢送下离了职,同一天清空的,还有李铁的办公室。众人不禁暗喜。

  第二天,任命消息传出,全局一片寂静:新局长从别处调来,而罗副局长被留置,由李铁担任副局长。

  (冷水滩区纪委监委 李春姣)